返回

胖熊我的虐局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daole.com.cn
     胖熊我的虐局长 (第1/3页)
    

好不容易住进新房,原以为误会和不快会尽快消除,可没想到,新的问题已在等候。新房不大,两室一厅,原打算做两人世界,可辛洪非要留下公婆,他说自己是独子,父母辛苦抚养其长大,没尽过一天孝心,如今买房、装修都在啃老,务必请父母同住,共享天伦......

网友口述:

见过我和辛洪的人都夸我们般配,这种般配体现在多个方面:首先,学历般配,都是研究生毕业;其次,外表般配,颇有几分夫妻相;第三,家庭般配,父母均为知识分子;最后,性格般配,有相同的爱好与追求。这么多的般配组合到一起,我和辛洪是名副其实的金童玉女,谈恋爱那几年,日子过得无比甜蜜,每天都有盼头,时时感觉幸福。

辛洪毕业后去了一家国企,试用期半年,我因为身体原因暂没找工作,当了很长时间的“家庭主妇”。国企的试用工资极低,辛洪要负担房租和两个人的一应花费,捉襟见肘,但他从不委屈我,衣食住行都力求精致。当时家里已不再给我们生活费,为了省钱,一向嘴馋的我从此不再下馆子,一日三餐都在家中解决,能省则省。

26岁生日那天,我一早从市场买回排骨和冬瓜,打算炖锅汤。辛洪中午不回家,自己随便凑合些,到了晚上,两人便可尽享美味。时间在期待中飞速流逝,始终没有任何异动,说实话,我心里难免失落,难道辛洪忘了?抑或是等到晚上再说“生日快乐”?

晚上6点整,手机响了,一个陌生来电,对方的声音客气而温柔:“崔女士,您好!请问您和您的爱人什么时候能来就餐,情侣卡座已经为你们备好,请随时光临……”我有点儿晕,什么情侣卡座?什么就餐?是不是打错电话了?但名字没错啊。

我问了半天,才知道有人提前三天在那家著名的西餐厅订了当晚的情侣套餐,最贵的那种,听着电话中温柔的女声,我渐渐明白过来,一定是辛洪,只有他才会制造这种浪漫。

那顿晚宴花去辛洪小半个月的工资,我心疼得想哭,也感动得要命,辛洪在小提琴旖旎浪漫的旋律中轻揽我的肩头,在我耳边低语:“亲爱的,嫁给我吧!”我幸福得醉了,是个女人在如此气氛中都不免陶醉,我的回答不带丝毫犹豫:yes!

2011年年初,在双方亲友的见证下,我们为彼此戴上“爱的枷锁”,用两枚婚戒拴牢两颗心,相约携手这一生。

玉女嫁金童

爱人渐离心

我和辛洪的老家都不在郑州,结婚前,双方父母各出资一半帮我们凑足首付,但因为是期房,一直等到婚后半年才交钥匙。拿到钥匙后,摆在面前的头等大事便是装修,而我和辛洪的矛盾也因此而起。

那时我刚找到一份工作,在某单位做监理工程师,一切从零开始,正是表现和学习的时候,天天忙得焦头烂额,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兼顾装修,只能指望辛洪和公婆。公婆专门从老家赶来,一片痴心为儿女,我着实感动。

辛洪也很辛苦,每天要上班,但凡有时间便去装修市场,或者施工现场。为了省钱,辛洪一直骑着电动车来回跑,正天热的时候,人晒得像红薯秧,又蔫又干。不到两个月,他的体重迅速下降,一米八的大个子只剩下140斤,让人看着心疼。

时间久了,辛洪难免发些牢骚,我也不辩解,没什么可辩的,是我不好。每逢周末,难得休息两天,辛洪便邀我同去建材市场,他觉得两个人能互相参考。但不知为啥,我的热情并不高,而且觉得辛洪的提议既不经济又不高效。

何必两人同行,各司其职岂不更好,比如要买地砖和浴盆,两人分开行动,各买各的,省时省力。但我不好意思说,只得勉强跟着他,几趟下来,愈发觉得耽误时间。后来有一次,两人正在买沙发,单位打来电话,问我有没有时间,想让我回去加班。我一口答应,新人得有新人的姿态,要为工作时刻准备着。

我向辛洪交代了几句便走,他非常不开心,觉得我不把他,不把这个家当回事:“你除了自己,还为别人考虑过吗?自私的女人!”说罢,转身而去,留下我呆站在当地,泪水忍不住落下,这是怎么了,竟如此恶语相向。

此后,为了装修一事,我和辛洪又吵过几次,公婆话里话外也都帮着儿子,觉得是我不对,可我也委屈,不是不想帮忙,而是确实没有条件。

装修花了整整半年时间,那半年,我和辛洪的隔阂越来越深,公婆对我的不满也越来越多。

童话已成空

好不容易住进新房,原以为误会和不快会尽快消除,可没想到,新的问题已在等候。新房不大,两室一厅,原打算做两人世界,可辛洪非要留下公婆,他说自己是独子,父母辛苦抚养其长大,没尽过一天孝心,如今买房、装修都在啃老,务必请父母同住,共享天伦。对于此事我无话可说,从个人角度出发,肯定有些不情不愿,但辛洪的心情我也能理解。

不幸的是,公婆并不同意,他们坚决要回老家,说这里人生地不熟,不如老家自在。既然老人有自己的想法,我觉得应该尊重,晚上回到卧室,我劝辛洪别太强求,让老人自行选择。辛洪一听就上火,说我存心不良,不孝顺老人,我辩解了几句,他愈发来劲儿,还把装修时的旧账翻出来,说我是他见过的最自私最无情的女人。

有句话我记得特清,他指着我的鼻梁,一字一顿:“我瞎了眼,当初为什么会选中你,原以为你是个淑女,没想到却是个泼妇。”说这话时,他咬牙切齿,眼里似乎冒出火来,看着他的狰狞模样,我心里寒气森森。

辛洪和我的关系越来越差,两个人很少说话,在老人面前却要装出恩爱模样,让人崩溃。

上个周末,单位组织聚餐,主要是为几个新人庆祝,我们都顺利转正了。这种场合非去不可,否则就是不懂事,不给领导面子。

不巧得很,公公病了,他有高血压,常年吃药,原本是没事的,可因为一场感冒竟又严重起来,当天早晨便头晕恶心,到了下午已不能起身。辛洪和婆婆赶紧送他去了医院,医生立即安排住院,辛洪又给我打电话,我向同事交代了几句便匆匆赶去。还好,没什么大碍,用药之后情况稳定,我看着眼前无事,提出回去参加聚会。

话刚出口,辛洪勃然大怒,大喊大叫,我跟他争执了几句,他的情绪已无法控制,冷不丁上前猛推我一把,我也没防备,“咚”地一下摔倒在地,撞到了一旁的盐水瓶,瓶子摔烂,在我手背上割了个深深的口子。

所有人都傻了,婆婆赶紧把我扶起,公公也骂辛洪手贱,我的心却在那一摔中破碎,一直以来,我对感情的底线就是不能动手,如今竟真的到了这一步。

我起身回家,收拾衣物,住进单位宿舍。至今已过去一个星期,辛洪打来无数电话,请求原谅,我直接挂断,他又去单位找我,我避而不见。我的心已经冷了,真的,从没想过自己的爱情会狼狈如此,如果爱人之间只剩下仇恨和冷漠,勉强维持又有什么意义?

■ 专家点评

童话爱情需经营

“爱情就像蜂蜜水,甜蜜而温暖;婚姻就像白开水,乏味而平淡。”这样的比喻很形象,现在净月的痛苦也源于此,对于爱情和婚姻,她表现得过于理想化,所以当婚姻中的冲突、矛盾以非常激烈的形式呈现时,净月根本不能接受。

我在情感咨询中遇到很多这样的女性,对婚姻抱有太高期待,却发现现实和理想差距太大,从而产生心理落差,进而使自己成为怨妇。每当此时,我都让她思考两个问题:1.你对婚姻的期待是否合理?2.你为经营婚姻做过什么?

婚姻是需要经营的,但婚姻究竟要经营什么?很多人为此困惑,其实婚姻中需要经营的不是家庭,而是爱。爱不是简单的得过且过,需要花心思和精力去维护、去发展。爱情不是童话,而是来自于生活的智慧结晶。



ap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:嫉妒和一个出租的妻子)
最新网址:daole.com.cn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